欢迎访问长沙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!今天是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长沙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

涉嫌非法集资超2亿,杭州养老平台“爱福家”50余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

2019-02-25

蒙蒙雨天,位于浙江萧山区金城路386号知稼苑21幢22楼的办公室大门已经落锁,外墙上“爱福家 领先的老龄服务管家”的标语仍然挂着,内部装修完好,不过1楼大堂的公司楼层索引上,“爱福家”已经消失。2月19日,记者实地走访杭州萧山的“爱福家”原办公场所看到了这样的场景。

 

近日,杭州萧山警方发布了对“爱福家”在当地涉嫌非法集资的最新查处结果:对包括陈某某(男,28岁,萧山人)在内的50余名犯罪嫌疑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,追回赃款600余万元。2月20日,杭州萧山公安局经侦大队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,他们最先从南京警方获悉的涉案金额为8000余万元,但随着调查深入,目前总涉案金额已超过2亿元。

 

值得注意的是,该负责人向记者透露,此前,部分“爱福家”离职员工进入了一家名为“中天茂华”的平台,而该平台的经营模式与“爱福家”类似,都是通过高额投资回报、向老年人送米送油等方式吸收公众存款,目前警方对“中天茂华”的侦查正在进行中。

杭州“爱福家”涉案超2亿

 

很多空巢老人目前都面临着这样的境况:虽然退休工资不薄,但每天不知道该去哪儿消磨空闲时光,儿女孙辈都不在身边生活,如果没有老伴,那么整个家里都是一片死寂。

而恰恰就有这么一批“好心人”,隔三岔五嘘寒问暖,月初月末又送米又送油,甚至还说要为他们提供“养老服务”,只要老年人拿出百十万的存款来投资他们公司的产品就行。

 

有这样所谓的“好”公司吗?有愿意拿出毕生积蓄的老年人吗?

 

相关资料显示,2014年6月,福晚投资控股(上海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上海福晚)成立,注册资本5000万元,公司法定代表人和控股股东为曹斌铭,公司旗下产品即为“爱福家”。

 

据了解,“爱福家”是一个居家养老综合服务平台,主要面向老年人群体,为用户提供食疗养生、生活用品、家政服务、健康管理等9大服务板块,同时旗下设立养老机构,提供养老服务。


然而,萧山警方调查发现,“爱福家”主要以养老社区、电商平台、居家服务为媒介,通过免费领面条、鸡蛋等手段,又以9%至13.5%不等的高额利息吸引老年人采用线下签约的方式投资,并声称投入40万元,就能免费住高端养老院,钱投入之后,每个月还可以拿到一定比例的回报。

 

2018年5月,“爱福家”资金链断裂,数亿元投资款无法兑付,曹斌铭随后失联。

 

另据南京警方2018年12月6日通报:“经查:2014年以来,犯罪嫌疑人曹斌铭等人先后在全国19个省市设立300余家关联公司,以‘爱福家’产品、提供养老服务为名,向数万名中老年群众非法吸收资金过百亿元,未兑付资金缺口大。”

 

“爱福家”涉嫌非法集资案发后,南京公安机关对此立案侦查。2018年9月15日,潜逃境外的曹斌铭等人被押解回国并执行逮捕,当时有100多名犯罪嫌疑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。而萧山警方也成立专案组对辖区内2家“爱福家”分公司进行调查取证,并于2018年底收网。

 

据萧山公安局经侦大队相关负责人称,当时南京警方提供的信息显示,“爱福家”在萧山涉嫌非法集资总涉案金额有8000余万元,但随着调查深入,总涉案金额超过2亿元,被“坑害”的大部分中老年人都在50岁以上。

 

该负责人还称,警方先后赶赴湖南、江西、浙江丽水等多地开展抓捕追赃工作,目前追回了600余万元,后续追赃挽损工作正在开展。

 

“大部分都是公司业务员的提成和工资,南京警方说,追回600多万元已经算多的了。”该负责人表示。

 

老人投资款转账至南京总部

 

据《新京报》报道,在杭州,不仅老年人给“爱福家”投了钱,上百名公司员工也参与其中,甚至举家发动,投了上千万元。案发后,不少员工不仅血本无归,还要为他们的客户垫付资金,少的几万元,多则几十万元。

 

据报道,一家“爱福家”的门面需要70万元一年的房租,每位员工工资底薪3000元,再加上鼓励客户签单的礼品费用和返利金额,平均计算,一个月一家门店的花费也有20万元左右。因此,门店的盈利能力将决定“爱福家”的未来。

 

意外的是,“爱福家”的扩张速度超乎想象,16家门店很快开业运营,南京、杭州、青岛、海南四大养老基地的土地收购,修建、试营业接连启动。

 

巨大的发展前景也让“爱福家”的员工被冲昏了头脑,不少员工与其家人也相继投资,因为在“爱福家”投资总额达到30万元至50万元,即可优先挑选入住位于南京、杭州、青岛和海南的养老机构。而员工们的想法是“让他们(自己)优先进来养老。”

萧山公安局经侦大队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,“爱福家”在杭州有一名主管区域内所有分公司的负责人,在萧山的两家分公司中分别有一名经理,主要负责业务,一家分公司又可以分成2至3个业务小组,一个小组有一名业务主管,下辖几名业务员。

 

《新京报》报道称,每个业务员需完成每月10万元的任务量,提成将按照超出任务金额的2%—3%的比例分月、半年和一年三个时间段发放,无法完成则按比例扣除底薪。

 

萧山警方调查发现,所有老年人的投资款均由分公司转账至南京总部,由总公司控制。另外,分公司只是负责日常经营与员工工资的发放,其银行账户上并无多少资金。

 

记者走访发现,“爱福家”曾在萧山当地颇受欢迎。与“爱福家”位于同一办公大楼的一家公司的员工告诉记者,在“爱福家”案发之前,每天有几十位老人来喝茶、打牌,就连下雨也不间断。

 

而如今在“爱福家”原办公地址现场,记者看到内部墙上还贴着“荣誉榜”“企业使命”等标志,不过玻璃大门上都是纸张被撕去后的残片,靠近门口的一株粗壮绿植由于长时间无人浇水已经枯萎。

 

另一类似平台遭侦查

 

萧山公安局经侦大队相关负责人透露,警方还发现有部分此前从“爱福家”离职的员工进入了一家名为“中天茂华”的公司。而该公司从事与“爱福家”类似的项目,都是通过高额回报、送米送油等方式吸引老年人投资。

 

据介绍,“中天茂华”的运营公司为江苏茂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(简称“江苏茂华”)。查询第三方数据平台启信宝发现,江苏茂华成立于2015年6月,注册资本5500万元。

 

2月21日上午,记者数次致电江苏茂华,但工商资料公开的多数联系号码均为空号。

 

值得注意的是,江苏茂华旗下控股和参股多家公司,包括杭州宝苏生物科技有限公司、南京根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、天津锦城鑫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、南京茂烨旅行社有限公司(已注销)、江苏茂华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(已注销)。

 

不过,记者获取的一份《民事裁决书》(编号为(2018)苏0113民初5819号之一)显示,江苏茂华曾被告上法庭。

 

该《民事裁决书》显示,2017年11月30日,原告朱某与上海茂烨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(项目方)、北京恒润达投资管理中心(管理方)签订了《有限合伙投资协议》,将原告的出借款50万元转化为投资,投资于江西龙虎山的“天师府道家养生堂”。

 

此前的2017年10月30日,原告(收益权受让方)和北京恒润达投资管理中心(合伙人收益权转让方)、江苏茂华(收益见证方)签订了《星公馆项目合伙人收益权(出资份额)转让协议》,将原告102万元交付北京恒润达投资管理中心,北京恒润达投资管理中心按月给予原告收益,预计年化收益率18%。

 

启信宝的资料显示,江苏茂华与上海茂烨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、北京恒润达投资管理中心3家公司之间关系密切,股东与董监高成员互有重叠。

 

《民事裁决书》显示,南京市多家人民法院受理了涉及江苏茂华的类似案件,其中南京市六合区人民法院将多件该类型的案件认为涉嫌犯罪。而南京市栖霞区人民法院认为,被告江苏茂华等单位和个人在和原告的借贷行为中涉嫌非法集资,现将涉案相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