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长沙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!今天是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长沙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

央视:打着新能源汽车的幌子,国宏系涉嫌传销案骗了31省3万人17亿元

2017-06-26

现在,私募、众筹等融资行为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商业领域。而打着投资、融资的名义,从事违法犯罪的行为也时有发生。


近日,贵州黔东南州警方破获了一起特大涉嫌网络传销案。该涉嫌传销组织自2014年开始,以“国宏金桥基金”、“国宏众筹”等项目的名义,通过立网上办公平台,收取入会费、发展会员,骗取财物。截至案发,会员人数已达三万一千多名,涉及全国31个省份,实际收取资金达17亿余元。


警方抓获41名犯罪嫌疑人

2016年4月份,贵州黔东南警方在网上巡查中发现,一些群众发帖对“国宏金桥基金”、“国宏众筹”等融资项目提出质疑。称这些项目动辄许诺几十倍的高额回报,并夸大公司的发展业绩,让人难以信服。多人表示其亲属已投入不少钱,并深陷其中。该线索随即引起了警方的注意。

 

“一句话就是说投资这个项目利润比较高,这对老百姓的诱惑力特别大,利润这么大,所以想去赚一把。”黔东南州公安局科技信息通信支队吴增剑介绍说。

 

“他这个情况就属于夸大宣传,就有一种欺骗的思想在里面,使得群众不明真相,然后被蒙蔽,然后就上当受骗,从而参与到这个非法传销活动中来。”凯里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教导员胡京表示。

 

在调查中,“国宏金桥基金”、“国宏众筹”的管理方东方财星、国宏金桥财星等公司及其核心人员马某某等人进入了警方的视野。警方通过调查发现,马某某等人除成立上述两家投资公司以外,名下还有中科泰能、国宏汽车、国宏金桥、因为所以餐饮等多家企业。

 

2014年3月至2015年4月,马某某等人以私募“国宏金桥基金”的名义,以投资3万元为一手的基本要求,发展会员募集资金,对外宣称投资其名下中科泰能镍碳电池等实体项目。2015年5月至2016年6月,马某某等人又以“国宏众筹”的名义,以4.5万元的价格销售“因为所以咖啡”消费卡,并以每卡赠送国宏汽车30000元的股权积分为名,发展会员。在两年多的时间里,其投资的所谓实体项目基本没有形成真实产能并获得利润。

 

“它所谓的有什么生产基地,我们每个都实地调查了,调查下来和它的宣传是有很大差异的。有的地方甚至还是非常杂乱的,根本就达不到这个生产基地的条件。有的地方只是意向性签署了一个合作协议,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投资。”凯里市公安局法治大队案审中队长钮洪德表示。

 

警方调查后掌握,公司的收入绝大部分来源于会员缴纳的会费,实际上就是人头费。贵州黔东南州公安机关于2016年5月以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立案侦查。6月,警方开展抓捕行动,在北京、杭州等地将马某某、李某某等41名犯罪嫌疑人抓获。

吹出来的国宏财富泡沫

 

蓬勃发展的实体项目,高额的投资回报”,马某某等人通过各种手段向投资者描绘着美好的财富蓝图。警方表示,这种高调的宣传有着很大的迷惑性,是传销组织引诱人加入的重要手段。马某某等人所宣传的内容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,所谓的蓝图只是他们吹嘘出来的财富泡沫。

 

在国宏基金和国宏众筹的宣传资料中,门户网站、推介书、内部刊物一应俱全。宣传资料显示马某某本人拥有国宏文化产业发展院院长、东方财星公司董事长、首都金融服务商会分会会长等众多或实或虚的头衔。翻倍的投资回报,动辄上亿元的项目销售前景醒目地出现在宣传内容里,吸引着群众的眼球。马某某本人也频繁出现在各种仪式活动现场,为拉拢会员站台助威。

 

记者发现,马某某虽然打着“私募”的旗号,但严重违反了“合格投资者投资单支私募资金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”,以及不得“以公开方式向不特定对象宣传”的规定,更超出了“投资者累计不能超过200人”的底线。

 

据警方介绍,马某某等人对外宣称的投资项目包括:中科泰能镍碳电池、国宏汽车、因为所以咖啡等。其中,中科泰能电池、国宏汽车的法人是马某某本人,因为所以咖啡企业法人为马某某的亲属。其宣传资料称,国宏汽车发展迅猛,2015年销量全国排名第五,中科泰能电池在天津已实现量产,年产量55万块,在浙江富阳市也已投产,年产值将超过10亿。那么这种遍地开花的发展势头是否是真实的呢?

“截至目前来看,可能还没有一个正常投入市场的产品。像现在电池这一边的话,主要是引进生产线,现在可能还处在试生产,并没有进行正常的生产。这个跟资料宣传的情况来看,还是有很大的差距。” 犯罪嫌疑人东方财星公司财务总监周某某表示。

 

警方通过调查证实,中科泰能公司生产的电池产品尚未经过国家检测,不能上市,其自行销售1600块,销售收入162万元;因为所以咖啡直营店并未产生收益,日常收入仅够维持店内开支,员工工资也未能保障,靠东方财星公司拨款维持;国宏新能源车共生产3214辆,销售1891辆。这些情况都与马某某等人对外宣传的内容有着巨大差距。而且,已经销售的国宏汽车,已查明有一半以上是使用会员的会费,以马某某控制的公司名义购买的。

此外,马某某等人除了上述几个主要企业以外,名下还登记有各类公司170多家。警方表示,在某展会上,马某某曾让手下用自己的公司与中科泰能签订采购协议,左手倒右手,虚构业绩。

 

“宣传签订50亿订单,就是为了让投资人相信他有大批量生产的能力,让大家更容易上当。”钮洪德说。

 

“这些公司只是注册完了,在实际经营当中呢,并没有具体有人去经营,或者去打理这些公司,有部分资金可能就在这些公司里边流转,造成了一个假象就是,有多少多少公司来投资这个企业,或者就是为资金流通提供一些便利。”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说。

 

马某某这种称得上全方位立体式的包装,令得许多底层会员对此深信不疑,纷纷缴纳高额费用加入了国宏的基金或众筹项目。贵州凯里市的杨女士就在亲属的鼓动下,于2016年初缴纳了4.5万元加入国宏众筹,至今未获得一分钱回报。公司声称的上市和投资项目利润也只是画了个巨大的饼。

 

“假的真不了,真的假不了。传销犯罪有一个最大的特征就是虚构和夸大项目,在整个这个传销犯罪过程当中。我们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优质的项目在运作。”黔东南州公安机关专案组负责人邹巍表示。

 

审计查明,马某某控制的主要涉案公司2014年至案发时的销售或提供劳务的对象主要为关联公司,所使用的资金主要是会员交的钱,经营状况为亏损。